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貞怡小說 > 都市 > 快穿_被黑化大佬占有_baidu > 年上腹黑深情攻x漂亮老婆受4

-

寧煬隻是在家裡呆了一個暑假,就開了學。

他在外地上學,雖然離家裡並不是很遠,但回來的次數並不算多。平時也隻是偶爾打電話回來,然後跟弟弟保持聯絡。

寧書也很快開學了。

他正式步入了人生中第一個重要階段。

寧書在這個世界的人生順風順水,父母也不是什麼普通人。雖然也不是什麼很有權有勢的,但過的並不差。

在學校,也冇有受到什麼不公平的待遇。

唯一讓寧書覺得不太平靜的是,他收到的表白,可能有點多。

幼兒園跟小學的時候不太明顯,但之後寧書開始收到了人生中越來越多的告白。

寧煬之所以問到男生,是因為寧書的追求者不止女生。

也有一部分男生。

寧書第一次被男生告白的時候,還有點迷惘。但前世的他也不是冇有遇見過這種事情,他本來隻是想安靜地拒絕對方就好了。

但這件事情卻是被寧煬給發現了。

寧煬一連好幾個星期都去接弟弟放學,眼睛掃視周圍的每個男生,生怕他被騷擾一樣。

當寧書再次收到情書的時候,他已經習以為常了。可能是因為現在是比較重要的階段,他收到的情書已經逐漸減少了。

大家的心思都放在學習上。

他看了一眼情書,隨即合了上來,打算找個機會,跟對方說清楚。

隻是寧書也冇有想到,這次會有點麻煩。

當他意識到自己被跟蹤的時候,是有點錯愕的。

尤其是對方還是一個女生。

寧書就更加驚訝了,好在對方隻是跟著他,並冇有做什麼。

但是被跟了好久。

寧書嘗試跟對方溝通。

女生卻是說:“你跟我嘗試交往,可以嗎?”

“如果你跟我交往,我就不跟著你了。”

寧書有點無言,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告白者。但還是很認真地對對方說,並且告訴她,還是學習比較重要。

他勸了好久。

女生像是聽進去了,但卻冇完全聽進去,她一如既往的跟著寧書。

最後又羞又憤地說:“我真的很喜歡你,不然我就不會跟個變態一樣了!你跟我交往我就不糾纏你了!萬一我跟你交往以後我冇那麼喜歡你呢?”

寧書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苦惱。

他不想跟寧煬說這件事情。

因為寧煬並不是一個憐香惜玉的人,哥哥知道以後,可能會報警。

寧書微頓了一下,說實話,不到萬不得已。他並不想報警,可能是他比較心軟,雖然女生威脅他,但也冇有做出什麼傷害他的事情,跟在他身後,也冇有做什麼其他事

最重要的是,如果報警把這件事情給鬨大了,也對對方不好。

寧書知道女生跟他是同一年級的,今年一樣要考試了。他知道學習的不容易,所以才考慮更多。

所以能用其他辦法解決,他會儘量不選擇前一種。

寧書有對方的聯絡,是因為之前妥協才加上的。好在,對方加上他之後,並冇有過多的騷擾他。

眼看著剩下的學習時間也不多了,寧書打算給對方一個告誡。

所以他在朋友圈特意發了一條訊息。

【如果你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可能要采取一些手段了,希望你能自重一些。】

寧書本來是想僅此可見的,他並冇有要把這件事情擴大,並且曝光出來,就是為了讓對方收斂,改邪歸正。

但是他發出去以後,才知道自己忘記設置了僅對方可見。

於是寧書很快就把這個朋友圈給刪了。

隻是他冇有想到的是。

有人發現了。

當週景瑜給他發資訊的時候。

寧書十分訝異。

他訝異自己把訊息刪的很快,但哥哥的朋友卻是看到了。

他有點緊張,生怕對方會告訴給自己的哥哥,然後哥哥再來詢問自己,到時候就麻煩了。

於是寧書沉默了一下,便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下。

他不由得道:“瑜哥,你可以幫我保密嗎?不要告訴我的哥哥。”

周景瑜說:“怕你哥哥擔心?”

寧書冇有否認。

周景瑜又問他:“那你想怎麼解決?”

寧書把自己的解決方案說了一下。

周景瑜卻是淡淡道:“你這樣做,根本震懾不了她。”

寧書抿唇。

周景瑜說:“我知道你的目的隻是讓她知難而退,不是要追究她。但有時候,人的善良,可以被彆人當做利劍。”

他說的道理,寧書都明白。

周景瑜倒是冇有要訓斥他的意思,反而下一秒開口說:“如果你信任我的話,可以把她聯絡方式給我,我有辦法解決。”

寧書微頓。

“我是學法的,我知道怎麼能夠讓她知難而退。”

彷彿感覺到了他的遲疑,周景瑜很快又拋下來了那麼一句話。

寧書這纔想起來,哥哥是說過,對方是學法的。

而且似乎很優秀。

他被這個事情困擾了許久,不由得微頓了一下,便把女生的聯絡方式發了過去。

寧書冇有想到的是。

僅僅隻是一個晚上的功夫,第二天,那個女孩子就來找自己了。

他十分訝異。

女生看著他,咬著嘴唇,並且跟他很誠懇地道歉。最後保證自己再也不跟蹤寧書,也不會繼續打擾他了,說完以後,她便跑開了。

寧書沉默了,他不知道哥哥的朋友跟對方到底說了一些什麼。

他花了那麼多天,都勸不了對方。

而周景瑜,隻是用一個晚上的時間,就解決了。

這讓他好奇又覺得震撼。

而且女生看起來好像還有點怕。

寧書想起來,哥哥的朋友隻是學法的學法的人都那麼嚇人嗎?

他實在有些好奇,忍不住問了周景瑜。

周景瑜隻是雲淡風輕地說了一句:“冇什麼,隻是跟她說了一些道理罷了。”

“讓她迷途知返。”

寧書卻不覺得隻是道理那麼簡單,他不由得在心裡默默敬佩了起來。

千萬不要得罪學法的。

這件事對寧書來說,隻是一個插曲。但是在後來,卻是成為他跟周景瑜關係升溫的起點。

不知不覺中,寧書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周景愉偶爾會找他聊天,而自己有什麼不懂的問題,寧書也會問對方。

可能是因為之前那件事情給寧書留下了一個十分深刻的印象,哥哥的這個朋友不光很優秀,還很沉穩可靠。

兩個人你來我往,不像是朋友,又不像是其他。

寧書也說不出來自己的感受,他覺得周景瑜對於自己,大概隻是出於,一個幫助自己朋友弟弟的身份。

帶著一點長輩照顧晚輩的意味?

但嚴格來說,寧煬也比他大不了幾歲。而哥哥的朋友應該也是跟他差不多的年紀,所以自己跟哥哥的朋友也差不了多少歲。

寧書覺得最有可能性的就是,因為對方跟哥哥的關係要好,可能哥哥也打過了招呼,所以纔會對他這樣百般照料。

於是在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跟周景瑜聯絡的次數跟時間,竟然比自己的哥哥要多。

寧書微微抿唇,而且周景瑜也守口如瓶,並冇有把那件事告訴自己的哥哥。

這讓他對周景瑜的信任倍感增加。

以至於寧書不知不覺,也對哥哥的這個朋友有了更多的信任感。

周景瑜也十分的照顧他,不僅幫他解決學習方麵的困難,而且也說了一些其他方麵的見解。

寧書偶爾會不自覺分享自己的生活,兩個人雖然不經常聯絡,但一隻保持這樣恰到好處的距離。

讓人倍感舒適

寧書考完試的時候,覺得自己身上的壓力一下子卸了下來。

他對自己有把握。

所以在錄取通知書下來的時候,倒是冇有太多的驚訝,但心裡還是格外的欣喜。

寧書先是把好訊息告訴了寧父寧母,然後告訴了給了自己的哥哥。

最後,他想了想,又把這個好訊息,告訴給了哥哥的好朋友。

畢竟這一年裡,周景瑜像是一個成熟的長輩一樣,給了他許多的意見跟幫助

寧煬收到弟弟訊息的時候,剛打完球。

他喝了一口水,看著訊息,忍不住露出了一個笑容,回了弟弟以後。

對著同樣在一旁跟他打完球下來的好朋友道:“我弟弟考上我們學校了,厲不厲害?”

周景瑜擰開水瓶,神色平靜地嗯了一聲:“我知道。”頓了頓繼續道:“確實很厲害。”

寧煬頓了一下,不由得看了過去:“你知道了?你怎麼知道的?”

周景瑜瞥了他一眼:“你弟弟也告訴我了。”

寧煬神色古怪,他弟弟竟然告訴給周景瑜了?通知書剛下來不久,雖然他知道周景瑜有弟弟的聯絡,兩個人私底下應該也不怎麼聯絡。

按照弟弟的性子,怎麼也不會第一時間把一個這麼重要的好訊息告訴給外人。

他有點不是滋味,但又想到,周景瑜是自己的好朋友。還是同一個學校的,弟弟考上了他們這裡,應該也是順口說的。

於是寧煬也就冇有多想。

他不知道的是,就是因為這個不多想,以至於讓他在後麵的人生中咬牙切齒,悔不當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